新葡京娱乐场代理

妈妈的针线活(梅花君子) 散文 感想

梅花君子 29天前 120

妈妈的针线活

作者:梅花君子
妈妈已经过世四年了,时间的流逝,没有冲淡我对她的情思。很多很琐碎很平常的情景,不知不觉就会记忆深处,影影绰绰的走到我眼前。这些平凡的场景,总是停留在她年轻时期,那背影是那么的熟悉,面容是那么的亲切......我是一个不愿意轻易表达情感的一个人,妈妈浮现在我的眼前时,才知道她对我影响如此之深,我对她爱之深沉。

妈妈庄稼地的活一般,总比别人慢半拍。我想这与她的痨病有关系,她累大劲儿的时候,总是不住点的咳嗽,一咳嗽就是十多分钟,有时候咳嗽出血。我吓得心惊胆战又哭又叫,她脸上带着坚定的笑容,给我壮胆儿“妈,暂时死不了。我总得看着我老儿子说上媳妇,再去摸阎王爷鼻子。”家里家里没钱,就连打灯油的钱,都得东家西家的拆兑,不病到一定程度,妈妈不会吃药打针。妈妈常年闹病,影响了她的体格,所以在庄稼地活计上,总不如别人干得利索。

妈妈最擅长的就是做针线活,那时整个村子里,只有一两台缝纫机。从脚上穿得布鞋,再到头上的围巾,几乎全都靠手工制作。妈妈无论春夏秋冬,没事的时候,她总是坐在树荫下、门口的石板上,飘摇忽闪的油灯下,全神贯注,一心一意的做针线活。二奶奶活着的时候,总是拿起妈妈做的布鞋,左右端详,看完后总夸“这鞋样子多好呀,再看看鞋底子,纳得做细密呀。侄媳妇,赶紧给我家你二伯做双布鞋。我给他做一双布鞋,不到两个月就被他穿没魂儿了。你做的鞋结实,最少能穿一年。”妈妈笑了,不让二奶奶再费唇舌,赶紧接过话“二婶子,过个五六天,你把布料拿过来,我马上就给你做。”妈妈从不打诳语,只要应承下来的活计,哪怕是起早贪黑不睡觉,也要挤着做完。

我最喜欢看妈妈搓麻绳,把一大把麻皮挂在屋里的铁钩子上,在大腿上用手来回搓麻绳,到一定长度上,就缠绕在线坠上,每次搓麻绳一股气要搓上三五天。我那时小,特别好捣乱,用手乱抓麻皮,不是把麻皮系成一个大疙瘩,就是弄成一个拳头大的团团。妈妈耐着性子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乱麻一丝一缕的整理好。我记得有一次,大姐搓麻绳,我把搓好的麻绳,全都抖落开,做缠右绕,乱乱杂杂,没了头绪,大姐先还耐着性子,一点一点理,用了大半天,失去耐性,气得满脸通红,拿起笤帚就打我屁股“你个死孩崽子,真祸害人,全都整乱了,你让我咋整呀。”我受了委屈,一边哭着一边跟妈妈告状“妈妈,大姐打我。”妈妈笑了,显得特别和善,她接过那团麻绳,不一会就缠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大线坠,大姐擦着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每年入伏的时候,妈妈在树荫凉下,坐在蒲团上,安安静静的摘棉花。那时候,生活条件都不算好,买布用布票,买棉花用棉花票,买线用线票。有时候,一条棉裤,拆拆洗洗,添添减减,都得穿七八年。特别是被子、褥子,都得铺盖十多年。妈妈手勤,乐于做针线活。单从棉衣棉裤说起,有薄棉裤、薄棉袄、厚棉裤、厚棉袄,一个冬季下来,一个人平均都得有两身棉衣服。在伏天里,别人都在打哈哈凑笑,不断在放松自己。她却安静额坐在树荫下,不声不响的摘棉花。直到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才对摘棉花这道农家妇女最普通的针线活,有了最为深刻的认识。所谓摘棉花,就是把穿了一年的棉衣棉裤被子褥子,全都拆开,把脏污的外罩洗涤干净,把里面的棉花掏出来,一点点进行摘落,把发黑变质的棉花,清理出来,在续上新棉花,第一能起到清除异味的作用,第二就是起到保暖的作用。妈妈摘棉花、做棉衣、被子、褥子最细致。首先,妈妈不对付事,把棉衣、被子拆下的旧线头子,一律毫不吝啬的扔掉。妈妈这样做,好像是来源一种迷信说法。这种迷信还是姥姥在世的时候,传授给她的。她总是说,做衣服褥子用旧线头子,到死的时候,受折磨一下子死不了,得发好几次昏,自己遭罪,亲戚朋友还受折磨。因为妈妈做棉衣、被褥一律用新线,做出的针线活,看上去格外的板正。当然了,妈妈的针线活板正,还在于她的功夫。她的针线活针脚比较细密。每当我穿上妈妈新作的棉袄棉裤出去显摆的时候,前后院的婶子大娘总是把我吆喝过来,手捏着我的棉衣棉裤,不断的啧啧称道“你看看大嫂子的针线活就是好,这棉袄棉裤棉花续的多匀称,不像是咱们的做得活计,一疙瘩一块,咱跟大嫂子的活计一比,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。”

妈妈的针线活好,在全村也特别出名。邻居们有姑娘出嫁做嫁妆,几乎都请妈妈帮忙。做嫁妆在农村那是很有讲究的活儿,不能用半拉人,必须儿女双全。妈妈人实在,总把别人的活儿,当成自己的活忙活。妈妈给人帮忙,从不图仨瓜俩枣,都是白落忙。有时候为了赶活,妈妈晚上吃完饭后,连碗筷都不收拾,忙不迭的去人家帮忙。我是妈妈的跟屁虫,她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悄悄的跟,她前脚进屋,我后脚进院。妈妈特烦我跟脚,怕给人家带来麻烦。她趁别人不注意,抽不冷子就拧我一下,小声而又严厉的说“赶紧给我回家。”我不敢吱声,却抓着妈妈的衣服不放,东家见状便把我抱到炕上,便埋怨起妈妈来“兄弟媳妇,这就是你不对了,孩子来就来吧,你咋那样待他。你家儿子就跟我家儿子一样吗。”我受到了恩宠,自然得了些花生、瓜子和糖块。妈妈总是忙到十点多了,等她回家的时候,我在东家呼呼睡得正香。妈妈怕我感冒,总是先把我喊醒,苏醒一小会儿,到外面方便方便,缓过神来之后,才领着我回家。在回家的路上,妈妈总是反复告诫我“你小小人,咋那没脸没皮,为了那点吃的,就跑到人家当癞皮狗。”第二天,我就长了记性,不再去跟着妈妈去东家,做讨人嫌的丑事。我不给妈妈当跟屁虫,东家反而不自在,妈妈帮完工后,东家拎来点心、花生、瓜子、瓜子,登门表示感谢,妈妈死活不要人家的东西,有时候还吵吵起来,最后妈妈总是被迫收下。人家都走了,她还在屋里看着大包小裹的东西,反反复复磨叨“给人家帮点忙,人家给拿这些东西,比要人家工钱都贵,这多不厚道,传出去多不好呀。”妈妈脸皮薄,最怕说三道四,把名誉看得比命都重要。

妈妈好求没啥架子,无论是三伏天还是数九隆冬,经常有人来串门,先总是要扯一些闲篇,妈妈不善于说咸道淡,扯着扯着就断片了,有时候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。妈妈总是主动问“你来我们家,不光是跟我说话,肯定有啥事吧?”年龄跟妈妈仿佛的管妈妈叫嫂子,年纪小一些的叫婶子,再年轻的就喊大娘。来人带着几分羞涩说“我听说你这里鞋样子挺齐全的,我想到你这里替个鞋样。”妈妈倒是有些兴奋,把没头没尾的《毛泽东选集》拿出来,那里面夹着很多鞋样,对折板板整整的夹在书里,妈妈把鞋样放在炕上,摆在那里给人家看。有时候,她还给人家出谋划策,你们家孩子我见过,脚不算大,这个样子我觉得就挺合适。来人把鞋样选好后,妈妈从炕席底下拿出一张报纸,张开剪子咔咔就剪鞋样,只消几分钟就大功告成。妈妈在六十多岁后,被附近的大姑娘小媳妇尊称为能工巧匠。在猫冬的时候,总有人找她给画各种图案。这些图案,大都以花鸟鱼虫为主,然后他们再按着样子在鞋上用丝线绣出来。妈妈给外甥、外甥女做得老虎鞋、蝴蝶落落鞋。妈妈闲在的时候,还给外甥女做过一个炕枕头,用各色丝线绣了一个大凤凰,栩栩如生,被人当成艺术品,出高价从姐姐家买走。

童年的岁月里,物资供应相当奇缺。人人都穿戴着补丁的衣服。我穿的衣服最费,成天的上树爬墙,磕磕碰碰,衣服上总是打着好几块补丁。每当我淘气,把衣服蹭刮出口子的时候,妈妈先教训我一通,重复千篇一律的话“瞧瞧你,可真祸害人,挺好的裤子,不好好珍惜,整出一道大口子,气烦了让你光腚。”数落完了,总是命令我脱下裤子,一针一线给我缝衣服。针脚细密,看上去倒是挺受看。有次,我跟三娘家小哥摔跤,他新穿的趟子绒裤子,挂在木头杖子的铁丝上,只听得刺啦一声,就挂开一个三角瓦大口子,把屁股蛋子露出来。他不敢回家,在我家调皮,口口声声要我赔他新裤子。妈妈不慌不急,让他脱下裤子,用黑线仔仔细细给缝好,没有褶皱,板板整整,真是天衣无缝。三娘一个月后,才发现小哥的裤子打过针脚。三娘跟妈妈说“你的针线活,我算是服了,愣是没看出,裤子被缝过。”

我结婚后,妈妈应该好好歇歇了,她却闲不住了,不是坐在树荫凉下纳鞋底,就是做针线活。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,不再做衣服穿,所有的衣服全都靠买。上了岁数的老人,都相中了妈妈的活计,提前把寿衣布料预备下,央求妈妈给做装老衣服。这些上岁数的老人,有的自己舍着脸皮,拿着料子亲自送过来,有的是闺女拿着料子,抬着脸给妈妈说笑话。妈妈总是来者不拒,给老人量身定制。多大的腰围,多大的脚,都默记在心里。从划线倒裁剪,再到一针一线的缝制,显得格外的有耐心。邻居们看不下,白发苍苍的妈妈,仔仔细细,颤抖着手做活的样子,好心好意劝她“娘,您老儿也忒实在了,给人做装老衣服,差一不二就行,干嘛那样细针密线的。”妈妈笑了,固执的说“你娘呀,就是实在人,要是让人穿着扭扭歪歪的衣服见五大阎君,人家在阴曹地府埋怨我,那不是少阴德吗?”

女儿上学了,妈妈特别高兴,提前一个多月就张罗着做椅垫子。用给别人做针线活剩下的布头,拼凑成一个花花绿绿的图案,里面续上了柔软的鸭子毛。细针密线,显得特别的精致,招来一片啧啧的赞扬声,妈妈得意的笑了,总是用她特有的口气说“丫头孩儿,娇气怕凉。我的这垫子,坐上去暖和,不会做毛病。”因为椅垫子做得好,附近侄子辈儿的人,也找她帮忙做椅垫子,她不怕麻烦,显得特别高兴“闲着也是闲着,给孙子们做个椅垫子,那真是忒有价值。只要孙子们好好学,考个头名状元,十字加俩点,斗起来吗?”

我对妈妈的思念是绵长的,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,那种情感变淡,渐渐的消失在岁月的烟云里。我回到老家,看到熟悉的瓦房大门柳荫菜园,我就感觉妈妈并没有离开我,还在院里院外的忙活。在柳荫下,她正坐在蒲团上,安安静静的摘棉花;在门口的石板上,她坐在那里刺啦刺啦纳鞋底;在灯火飘摇的煤油灯下,她坐在炕沿上给我缝补衣衫.....妈妈,我多么想再真情的喊你,多么想再穿一双,你亲手做的千层底老布鞋呀。


文学风网站欢迎您


最新回复 (5)
  • 云想衣裳 2016-8-23
    0 1
    下班了,明天再来拜读
  • 珍妮 2016-8-24
    0 2
    跟随君子的文笔一路相识了故去的,善良能干的婶娘,借此机会,真诚的道一声,愿那边的您,日子舒坦,心情开朗,生活安康!
  • 梅花君子 2016-8-25
    0 3
    Quote引用云想衣裳发表的“下班了,明天再来拜读”
    谢谢关注,谢谢。
  • 梅花君子 2016-8-25
    0 4
    Quote引用珍妮发表的“跟随君子的文笔一路相识了故去的,善良能干的婶娘..”

    你好,珍妮老师,谢谢你的祝福和关注,想起在岳阳笔会,历历在目,终身难忘。
  • 宁静致远 21天前
    0 6
    感动。母亲的爱,都在那些细小的,细微的事情上,一点一点渗透。到某一天,那回忆却如泉水般涌出。
    •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| 分享原创乐趣
      7
        立即登录 立即注册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