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京娱乐场代理

割舍不断的爱(红叶) 小说

红叶 27天前 36

 割舍不断的爱


文:红叶/编:小荷
  
艳玲是个能干、漂亮、性格豁达的人。老公去世后,她一个人把一双儿女养大,女儿芳芳二十四岁,出落得婷婷玉立,美丽可人,早已相好了一门亲事,只等好日子成亲了。小儿子强强二十一岁,刚从部队退伍回来,分配在一家国营企业上班。在人家看来艳玲好日子已经来了,再也没有什么烦心事了。可只有艳玲自己心里清楚,有一个疙瘩藏在了心里整整17年,如今,儿女们都大了,自己也将近五十岁,也不知道,这个谜团是否还能够解开,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自己亲生的儿子。艳玲尽管性格开朗,但每每想到此事,心情就自然而然跌入低谷,无比沉重,十七年前的往事又一次浮现在眼前。

那一天,天气非常晴朗,艳玲在家做好早餐,全家人一起吃完,老公振生骑着自行车上班去了,女儿芳芳扎着一对羊角辫,背着书包,“妈妈,拜拜!”蹦蹦跳跳地朝学校跑去。

“慢点走,注意安全啊!”

强强也挥动着小手对着姐姐“拜拜!”

艳玲收捡好碗筷,对强强说“强强,走,我们上幼儿园去!”

“妈妈,我可以不上幼儿园不?”四岁的强强祈求的望着妈妈。

“强强乖,强强当然要上幼儿园啊!不上幼儿园,妈妈上不了班呀,上不了班就没钱给强强买玩具呀!”

“好,妈妈,我上幼儿园!”

“嗯,强强真乖!”。终于做通了强强的工作,艳玲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从幼儿园出来,艳玲快步朝家中赶去。她在市场里搞了一个水果摊,每天忙完家务,就做点水果生意来补贴家用。日子也还过得平淡,充实。因此,她一直心情愉快,乐观得很。艳玲有一米六的个头,眼睛虽然不大却也不影响她的容颜,加之她天生好皮肤,白白净净,更增添了她少妇特有的丰韵。她爱笑爱唱,邻里们都非常喜欢她、羡慕她。每当她听到人家夸她有一对漂亮的儿女,羡慕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时,她的心里充满了喜悦。这不,她一边哼着歌,一边推着水果车,朝市场走去。

“哎,这不是强强她妈吗?”

“呵呵,杨大婶,您好啊!您买菜回来啊?”

“强强她妈,我跟你讲一件事罗,我们那条街王家屋里的满伢子与你家强强长得是一模一样,只是比你那小子大六七岁,我是感到很蹊跷,实在是太像了,我就去打听了一下她们家亲戚,她告诉我,那个孩子不是他们王家亲生的,他们王家已经有三个女孩子,这个孩子是那一年在医院生产的时候医生帮忙换来的呢,我就想呀,你家那女儿不正也是六七岁吗,是不是与你们家换了罗。不管是不是你的,我也是一片好心,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给你听的哟!”杨大婶是她们家对门那条街的,她的孙子与强强在一个幼儿园,因为她也偶尔接送孙子所以就认识了她,杨大婶是个快嘴快舌又热心的人。

听杨大婶说完,艳玲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不知是什么滋味儿,也不知是怎么离开杨大婶来到市场的,这一上午脑子里尽是孩子的事,她努力回忆着自己生孩子时的情景,难道芳芳不是自己亲生的,那么乖巧懂事的女儿,不,不可能!但她又是那样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假如那儿子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,却没有亲自养他,带他,她的内心真是感到莫名的不安,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!

“艳玲,还不回家做饭啊?”邻摊的李平一边朝她喊着,一边收着自己的摊位。

“哎,回家。”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,她忙起身收摊。


艳玲淘了米,开始做饭。这时,老公振生回来了,刚进门,艳玲迫不及待地对他说“你回来了,快来,我有事要与你说。”

“有什么事呀这么急?”振生脱下工作服挂在门上,然后走了过来。

艳玲一五一十将杨大婶的话说了出来,振生听后很是震惊,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一连串的不可能,还是不能让这个大男人心里平静。

振生是市机床厂的工人,家景不是很好,但他身材高大,一表人才,又聪明好学,技术好,只是脾气性格不太好,因此,他第一次婚姻失败。29岁那年在好心人的捏合下,与艳玲结成了夫妻,艳玲不但人漂亮,性格也好,又给他生了一对乖巧的儿女,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富裕,但他还是沉浸在一家团团圆圆的幸福之中,现在听杨大婶说的这事,确实让他平静的心泛起了波澜。他想起了老婆生小孩时的情景,正好是阳春三月,桃李芬芳的季节,那天早晨,他正准备上班,老婆说肚子好痛,可能是要生了,他去车间请了个假,忙把妻子送往市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,好几个小时过去了,他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啊等啊,直到下午3点多钟,妇产科的医生才出来报信说“恭喜你,生了个女儿!”当时由于心情激动,也没有在意,他进去看了看孩子、大人都很平安。见了一面后,小孩子就被抱走了,当时医院生小孩子的也很多,小孩、大人都分开护理的,小孩子都放在一个房间,每间小床上都挂了牌牌,上面都写了名字,每天只能见上一次面,直到出院,小孩子才同大人一起回家。现在回忆起来是有这个可能了,要是当时医生要搞这个名堂,不就真可以换了,反正我们都没看到。想到这里,他对艳玲说“这个事还真有这个可能,我们必须去打听一下以前接生的医生了。”

“已经七年了啊,要找到当时接生的医生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再说,要真是她们换了,她们也不会承认啊!”艳玲说。

“不管怎样,我们也要去打听一下!”振生坚定地说。

就这样,俩口子每天除了上班做事,就分头找朋友、托关系,打听以前的接生医生。真是大海涝针啊,已经七年了,以前的医生早几年就调走了,根本无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艳玲有好几次去她们对门那条街的路上去看那个像强强的孩子,不看还不那么相信,一看就真的相信那是真的了,那眉毛、那眼睛酷似强强他爸。看样子,真是王家找关系把我的孩子换走了。但现在又没证据,就是真的也没办法呀,再说女儿芳芳又乖又漂亮,就是要给我换过去,我也舍不得呀。艳玲就这样认定了那孩子就是她的亲骨肉,但也无法认亲,也就这样地成了她一块心病。


一晃又是好多年过去了,芳芳已经上初二,十四岁的她已经出落成如花的少女,儿子强强也已经十一岁,聪明又懂事。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起来,可是好景不长,一向身体强壮的振生病倒了,而且病得不轻。那天振生单位的人打电话来,说振生病了,送到市人民医院了,要艳玲赶快过去。艳玲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朝医院跑去,走进病房,看到病床上的丈夫脸色苍白,她赶忙问他“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啊?”

这时,医生进门问“你是不是病人家属?”

“我是他爱人。”艳玲忙说。

“你来我办公室一下。”医生一边说一边招手。

艳玲走进办公室,医生望了艳玲一眼,慎重对她说“你爱人的病很严重,你要有心里准备,我们初步诊断是肺癌。不过还要等化验结果出来再作决定。现在你们不能让他知道真相,不然压力太大,心里负担重,难以配合治疗。”

艳玲这时如五雷轰顶,她都有点站立不稳,差一点倒下了,幸好医生忙赶过来扶住她,并安慰她说“你还是不要太悲观了,现在医学技术还是比较发达,只要病人配合治疗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艳玲听了这话才稍稍镇定了下来,她想想自己的家,想着自己尚未成年的儿女,想着病床上的丈夫,现在她真的不能倒下了,这个家就靠她了啊!

艳玲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,她走出医生办公室。

为了照顾好丈夫,艳玲把水果摊位暂时租给了人家,她起早贪黑,忙了家里又要到医院照顾丈夫,日复一日,几个月下来,她瘦了一大圈,丈夫的病情医院化验结果是肺癌晚期,这几个月又是化疗,又是放疗,丈夫在忍受病痛折磨的同时,还不得不经受化疗、放疗等治疗办法带来的胸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脱发、乏力等毒副作用,生活质量越来越差,看着真是让人心痛。家里的钱也花光了,艳玲在亲戚朋友那里借来几万元也已经用完。

振生由于病痛的折磨,他已经骨瘦如柴,但他心里非常清楚,知道自己的病再也治不好了,家里也没有那么多钱为他治病,儿女们还都只有那么大,想到这里,他决定放弃治疗。他再也不配合医生,他拒绝妻子给他进食,本来就虚弱的身体,再也承受不了了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艳玲把儿女都叫到他身边,振生望着一对儿女,心里异常平静,他艰难地对他俩说“你们要听妈妈的话呀。”儿女们含着眼泪,拼命地点头。

振生又对艳玲说“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是你!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那个儿子呀!”他吃力地说着,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。

听了爸爸的话,芳芳强强都露出了不解的神情。

艳玲握着他的手,流着眼泪说“你不要这样说,你会好的,你会好的!等你好了,我们一起去见我们的儿子!”

那天晚上,病房里异常的寂静,寒冷的北风一阵阵袭来,也许,这就是上天给他安排的,在这凄凉的夜晚,他就这样走了,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。

艳玲没有嚎啕大哭,为了儿子,为了女儿,她强忍着悲痛,没有办丧事,没有放鞭炮,只请了些人将振生的遗体送到了火葬场火化了,骨灰就存放在殡仪馆。


艳玲又重操旧业,摆起了水果摊。凭着她多年的经验,还有她热情周到的服务,生意越做越红火,她把摊位增大,品种增多,不出几年,她就还清了所有债务,苦日子就要到头了。街坊邻里也有给她做介绍的,都被她婉言拒绝,她为了孩子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幸福。

时光荏苒,转眼间,儿女们都长大成人,强强十七岁那年参军入伍了,芳芳高中毕业后就招工进了市氮肥厂,儿女们都很孝顺,强强每次写信回家总要叮嘱妈妈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劳累了。芳芳更是乖巧懂事,每天下班回家,都要帮妈妈洗衣做饭,收捡摊点,陪妈妈聊天。人家都说: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。艳玲也确实感到有这个女儿真是幸福啊!

一天,   女儿下班回来,照样帮妈妈做事,一边跟妈妈聊着,突然,她好奇地问“妈妈我有一件事,搁在心里好久了,一直不好问妈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艳玲疑惑地问。

“爸爸去世时说的一句话:他说‘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那个儿子’,是怎么回事呀?”

艳玲被问得一时不知怎么回答。但她想女儿都这么大了,也有了分析和处理问题的能力。如是,她就一五一十都讲了出来。

芳芳听了并不惊讶,原来,她已经听人家隐隐约约说过,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。再说,爸爸妈妈一直疼爱自己,就不是她们亲生的,她也不在乎。尽管她是这样想的,但她心里还是有一点隐隐着痛,假如她真是王家的女儿,那她自己的亲生母亲怎么就这么狠心将她抛弃啊!

艳玲怕芳芳心里不舒服,安慰她说“芳啊,不管怎样,你就是我的亲女儿,我就是你的亲妈,你可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啊!”

“妈,您放心,我只认您是我妈!”她口里这么说着。

为了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,芳芳偷偷地搞到妈妈的头发,用纸包好,到DNA检测中心做了一个亲子鉴定。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她多么期待结果早点出来,多么希望那不是真实的。那天,DNA检测中心打来电话,要她去拿结果,结果真的令她失望,她真的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遗弃了啊!她将这个报告单悄悄地藏到自己的箱子底下。


这几个月来,芳芳都沉浸在甜蜜幸福的热恋之中,经人介绍,她与本厂的技术员赵斌恋爱了,赵斌大学本科毕业,分配在她们厂里,他英俊潇洒,为人正直,本分,别人对他的评价都很好。他喜欢芳芳的美丽善良,俩人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一想到他那宽大的胸怀,他们在一起相拥的温存,她就感到无比的幸福和羞涩。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,是强强。

“姐,你能出来一下吗?我有急事与你讲!”强强几个月前退伍回来,分配在市一家国企上班,他能有什么事呢?

“强强,你在哪里?”芳芳急忙问。

“姐,我在你们厂门外。”

芳芳跟领导请了个假,就出来了。

“姐,我们找个茶座,我慢慢跟你说。”芳芳跟着强强来到一个茶楼,点了两杯绿茶。

“强强,你快说呀,有什么事这么神秘?”刚落坐芳芳都有点等不急了。

“姐,我跟你说,我们单位的一个小车司机叫王进,别人都以为是我哥哥,说我长得与他好像,你别说,我看见他后,还真的把我惊呆了,你还记不记得,爸爸去世的时候好像说:遗憾没有见到那个儿子?是不是我真的还有一个哥哥呀。”

芳芳听强强一说,想想自己的身世,难道真是那么巧,那个王进难道就是那个王家的孩子?也就是说王家就是拿我把他换过去了?

“姐,你怎么了,怎么不说话呀?”强强望着姐姐,这时芳芳才反应过来。

“哦,你说的是真的?”芳芳说。

“我不骗你,我还偷偷打听到他家就是我们一个区的,在我家对面那条街。”

“强强,这个事你先不要跟妈妈说,你们在一个单位上班,慢慢打听,你先查查他的生日,看是什么时候?”芳芳这么叮嘱着,她现在还不想将自己的身世说给强强听。

强强听了姐姐的话,他到人事处查了一下王进的生日,竟然与姐姐是同年同月同日生。他把这个奇怪的事赶快告诉了姐姐。

芳芳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更有底了。

强强也有自己的打算,他有意接近王进。王进是一个非常开朗活泼的人,办事沉稳,深得领导喜欢。强强也很不错,他是武装部的干事,有时工作关系也能与王进打交道,因此,没过多久,他与王进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。


一天晚上,芳芳正与赵斌一起逛超市,强强打来电话要她去茶楼见一个朋友,听他的语气还很兴奋。芳芳就邀赵斌一起去,他们走进茶楼,还没等强强介绍,芳芳就一眼看到一个与强强长得很像的青年,他不就是强强上次说的王进吗?王进当看到芳芳进来的时候,也差点看走眼,还以为自己的姐姐来了呢。

“姐姐,姐夫你们坐啊!”强强赶快招呼着。

王进也连忙起身,与他们握手,敬烟。

“姐姐,他就是我上次给你讲的我的同事王进。”强强笑着说。

“哦,你好你好!”芳芳也一路笑着。

也许是真的有缘,王进与他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一点也不拘束,他们一边喝茶,一边交谈。

其实,王进已经听强强讲了他姐姐与王进是同年的事,王进也正在纳闷,强强的姐姐怎么跟我那三个姐姐都长得那么相像呢?

赵斌早就听芳芳讲过自己的身世,也听她讲过强强的同事王进有可能就是强强的哥哥,只是他还不知道芳芳已经做了亲子鉴定,但他心里已经有了眉目。他非常理解芳芳的心情,这时,他机灵一动,看着王进说“哎,王进,你与芳芳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么,又与强强长得那么像,不如你们就结拜成姊妹啊!”

王进听赵斌这么一说马上表示赞同他说“那我又多了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啊”

芳芳看着王进惊喜的表情,她这时想到了爸爸临终前的话语,想到妈妈说起这个儿子时的遗憾目光。她想我把这个事说穿,看他有什么看法,如果他真是妈妈的亲儿子也好。如是,芳芳将妈妈讲给她听的事全部说了出来,包括爸爸妈妈找那接生医生,妈妈去那路上看那个像强强的事,听得王进强强都睁大了眼睛。

芳芳还补充说“为了弄清我自己的身份,我还偷偷做了亲子鉴定,我还真不是妈妈的亲女儿。”芳芳这时表现得好难过。

“姐,你是我的亲姐姐。”强强拉着姐姐的手。

王进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,爸妈特别宠爱他,好大了都还背在背上,上面三个姐姐有时还真是嫉妒他,小时候他也听人家说过他不是王家亲生的,他怎么也不相信。怪不得,芳芳那么像他的姐姐,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?王进望着芳芳说“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,以后我们就是姊妹,好不好,有机会,我去看看你妈妈!”

听了王进的话,强强高兴得不得了,赵斌和芳芳也会心地笑了。


今天是星期天,艳玲起了个大早,去菜市场买了好多菜,她心情格外舒畅,昨晚强强跟她说明天家里要来客人,要她买点好菜回家 ,也没说是什么客人,未必强强也有了心仪的女孩?窗外的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艳玲想今天家里一定是有贵人来。她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买了几种水果,用盘子装好。自从儿子退伍回来,就再也不要她做水果生意了,她每天在家里只做点家务,空闲时间就搞锻炼,跳跳健身舞,还参加了老年大学的二胡班学习二胡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女儿的男朋友也已经找好了,国庆节就准备结婚,明年也许就可以抱孙子了哦,艳玲越想越高兴。

“妈,我们回来了”芳芳一早就去接赵斌去了。

“阿姨好!”赵斌也很礼貌地招呼着。

“呵呵,你来了啊!请坐请坐!”她连忙去泡茶。

“妈,强强呢?”

“他呀,一早就出去了,也不晓得他搞什么名堂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艳玲泡来茶,然后,笑着问芳芳“芳芳,我问你,强强今天是不是带女朋友回来呀?”

“不是吧?”芳芳诡秘地笑着说“妈,今天呀,强强还真会给您带来一个惊喜的!”正说着,一辆小车停在了门外,强强同王进下来了,王进手提礼品袋跟在强强的后面。

“妈妈,这是我同事王进。”

“阿姨好!”王进笑着打招呼。

望着眼前的小伙子,艳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孩子怎么也跟强强长得那么像,而且也姓王。“哎,你.....”她正准备问。

“王进,你坐啊!”芳芳一边招呼王进一边向妈妈解释“妈,王进就是您以前说过的那个王家的满伢子。”

“你们都认识?”艳玲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赵斌看着阿姨不解的神情,忙说:“阿姨,我们都早就认识了,芳芳强强与王进都结成姊妹了呢!”

芳芳这时给王进泡来了茶,强强也忙着拿水果。

王进打趣着说:“我们都是姊妹了,你们还把我当客待啊!”。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“阿姨,我给您看一样东面。”他把手机上的照片翻出一张。“您看像谁?”

艳玲拿过来一看,“啊呀,这不是芳芳吗?”

“她们是我三个姐姐。这个是我三姐,这个是我大姐,这个是二姐。”王进一个一个指给阿姨看。这时,芳芳,强强,赵斌也忙过来看。

“真像,真像!”强强赵斌都异口同声。

芳芳看着自己亲姐姐的照片,又是惊喜,又是心酸,真是百感交集。真想不到,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三个亲姐姐啊!

“我第一次见芳芳,就差一点搞错了,还以为是我姐来了呢。后来听芳芳讲这事,我心里就有数了,再说强强与我也好像,同事们也说我俩是兄弟,没想到,我俩还真是亲兄弟!”

艳玲这时眼睛里噙满了泪花,心里异常地激动,她握住了王进的双手。“孩子啊!这是真的吗……这是真的吗?”

“阿姨,我相信这是真的,我相信您就是我的亲妈!”王进真诚地说。

“王进,你既然相信是真的,怎么还叫阿姨呢?”赵斌趁热打铁。

王进脸上不禁一红,眼泪夺眶而出,双手抱住艳玲大叫一声“妈妈,我的亲妈妈……”

艳玲疼爱地抱着他泪流满面,一边抚摸着他的脸颊,一边喃喃地说:“孩子,我想你想得好苦啊……”她对着芳芳强强说“今天真是我最高兴的日子,要是你爸爸还在世那多好啊,我们一家人真的团圆了!”

“哥,那你以后常来家里啊!”强强高兴地说。

“那是肯定的。不过,我那边爸爸妈妈对我恩重如山,俩老都还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亲妈了,如果知道了,他们会很担心很难过的,我只能慢慢地做他们俩老工作,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恩情!”王进诚恳地说。

“那是,那是!”望着这个懂事又善良的儿子,艳玲感到很欣慰。

“妈妈,别只顾着高兴,我们去做饭去吧!”

幸好有女儿的提醒,艳玲才想起,时间不早了,真的该做饭了。

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瓢盆交响曲,还不时传出一阵阵欢乐的笑声……

 

最新回复 (0)
    • 澳门新葡京送25
      文学风原创文学网站 | 分享原创乐趣
      2
        立即登录 立即注册
返回